关于性格

我经常会翻翻自己以前的空间,看看那个时候的自己,然后和现在的自己对比,尝思考着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样的,以及现在的自己是怎么样的。我有什么样的变化,又有什么样的成长。

现在想想,最初的我是想成为一个幽默的人。然而,幽默它是一种智慧的妥协,而并不爱学习的我显然是不可能拥有智慧的。因此,在脱离了智慧之后,我就只剩下了搞笑。搞笑和幽默恰恰相反,搞笑只是一种无知的暴露。然而问题也并不是很大,反正这些都能给人带来快乐嘛。

我做过很多令人觉得搞笑的事情,比如花几千办了健身卡只去了几天,又比如本想简单烫个发却被推销了最贵的套餐。这个看似是因为无知引发的搞笑,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些只是我的人生经历和性格导致的。我是个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的人,因此即使在那些过程中我很理智,也并不想去办卡或是接受他们的套餐。我也无法做到直接拒绝别人,在寻找完一圈借口仍然无果之后,便只能花钱了。

我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孤独给我带来的的感受是致命的。为何害怕孤独,因为我并未找到我真正生存的意义,我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在哪里,或许生命本就无意义,一切的意义都是自己为了生存而寻找的一个寄托。而我——寻找不到这个寄托。这份对孤独的恐惧,已经在我的潜意识中扎下了深根,这也是为什么我一旦与人聊天会停不下来,因为空气中哪怕存在一秒的宁静,都会让我觉得惶恐不安。而以上的种种,让我非常的在意对方的感受,哪怕别人在伤害我,我依然会为他而开脱。正如初中那时,我能和一个借钱不还的人成为最好的朋友,原因是——他只借了我50块钱没还,比那些借了100不还的人好多了。用文艺一点的词汇来形容,那就是:讨好型人格。用现实一点的词来形容,那就是:傻逼。因为这个性格,我很难去直截了当的拒绝别人,而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借口被别人填补后,即使并不是我内心的真实意愿,我都会去妥协。

在大学之后,我经常会时不时回过头看过去的自己,去反思自己,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去看我大四时候的说说以及我大四会写很多说说了。因为我想去看一看,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究竟还是不是一个自己,究竟有怎样的变化。其实,大四的我就已经对自己有过深刻的剖析。我也会为自己曾经的一些错误做一些积极的改造,我一直在努力的培养自己“do it right”。所以我会自我暗示性的告诉自己:不要害怕被人讨厌,做你自己就够了。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会做一些大家说的“很勇”的事,以及说一些大家觉得应该隐藏的真实想法。因为,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本就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我不会惧怕任何后果,因为我本就已经做好了出现最坏结局的准备。我想要做的,想要恪守的,无非是一个real。当然,正如之前所说,孤独的恐惧感已经深深的扎根于我的潜意识中,所以即使我努力想要改正,却依然保留着那个缺点:无法直接拒绝别人。这已经算的上是我的一个性格缺陷了。

说到性格缺陷,那不得不说一说我的另一个性格缺陷:自卑带来的反驳型人格1。所以当别人在与自己讨论的时候,我会在当时极尽全力会为自己的想法寻找借口,导致失去了讨论的本质了。这也正是为什么,身为一个讨好型人格的我,会在初高中成为很多人嫌弃的对象。不过正因为会反思,所以我也有做改变,虽然在与人讨论的时候我总是在第一时间会去反驳,但是我会在过程中自己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性格缺陷中。所以我会在中间打断自己并往正确的方向探讨,而这有时也会产生一种自我矛盾的现象,导致在沟通的时候很容易出现别人所认为的不知所云。当然,这个还是需要不断的去改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说话前过脑子,而不是话出了之后才过脑子,这个还是需要不断的训练。其实我也一直有在训练,但是可能因为平时与朋友生活的时候,他们已经培养了一种包容我的性格。这样的结果就是,在和他们的交流中,我很容易遵循本性去反驳他们,而他们也不会有任何争论,因为他们也知道我的性格如此。但他们显然也不不可能是会吃亏的主,所以他们会在平时生活的时候,极尽全力的调侃我。by the way,现在的我自卑肯定是已经没了,毕竟“do it right”才是我的生活方式。在自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时候,自卑便不复存在了,毕竟自卑存在的方式就是在意别人的看法。

每当我在独处的时候,我会对很多现象或者事件做一个归因。我会去总结这个事件产生的原因,是因何人的何种方式导致最终的结果。我会尽力从中吸取教训,让自己学会不该做什么,以及应该做什么。其实,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我也是很多人的人生导师的。我从来不会和别人说你这样做行不行,我只会和别人:你这样做产生的结果是什么,而这个结果,能否有其他方式取代;你是否能够接受这种行为下产生的结果,如果这是你满意的一个结果,那就“do it”吧。因为不管是什么,始终都是行为+后果的组成,而当你静下心去思考这个答案,你该走什么样的路就由你自己承担吧。如果你也有什么人生难题,不妨来我这咨询咨询,检验一下我这个人生导师是否真的名副其实。当然,既然是归因,有时也会发生盲人摸象的情况。当你摸到的只是象耳,你有时候会认为大象长的像蒲扇。我一样也有陷入盲人摸象的时候,就像我曾经认为高考是社会极大的不公平,因为他用分数决定了人的命运,扼杀了很多在其他方面优秀的同学。但是随着阅历的增长,你会发现高考已经是社会极大的公平了,即使存在教育资源不平等的现象,但这也是少有的一个靠努力和天赋就能让人改变自己命运的社会途径了。

虽然我心中希望世界是个乌托邦,但是世界永远都不可能是个乌托邦,这也常常是我会厌世的原因。我总是希望这个世界人与人能够和谐并坦诚相待,每个人都能遵守道德的底线行使着自己的权利。我梦想着路不拾遗,天下大同的世界,而真实的世界总是会在各个方面给你迎头一击。我们不得不接受,有光明就一会定有黑暗,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心向光明,做不成太阳,那就做那一轮反射月光的满月。

[1] 一个故事:自卑型人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