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社交

搬运自 2018年12月16日 QQ空间的说说,主题:关于社交

每次看看QQ好友,几百多个好友,总以为自己四海之内皆兄弟。实际上太多太多一句都未曾聊过的,亦或是不知因何而加又碍于情面不好删我的吧。其实从小到大,和自己有关联的不过百来人罢了。而这百来人,又有一半以上都不玩QQ玩微信了。可是我并不喜欢微信,唯一的作用就只有家族群以及技术栈了公众号了。有的时候打开微信,也会很失望,多年未聊的朋友发了条信息,高兴的打开却发现是因为他做起了微商。其实也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没几个人会觉得没了你世界会有什么改变,就如没有人会对你生活发生了什么感兴趣。也许,我的空间消息对于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垃圾信息,希望可以直接把我删了。

我就是个间歇性精神病,吃饱了没事就喜欢无病呻吟多愁善感。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发的什么鬼神经,但是我就是想我初二那一年。可能是因为那一年我还没有因嫉妒和羞愧失去我最好的朋友;也可能是因为我相识了几个今生最好的朋友;或许是因为我遇到了让我”改邪归正”的良师益友;也许真正的原因是那时候的我是学习最努力的我,是会因为上课说话被批评毫无顾忌大哭的我,是会为了学习拿着书和老师探讨的我。我依然还记得我那时候学浮力的时候,因为不明白船这么重却能载人。于是午餐的时候拉着物理老师问,他拿着自己的碗拉着我到食堂把碗放进水里,对我说:”你看这碗放水里他浮起来,我装点水他就沉下去了。”于是我明白了浮力和密度有关。

我本是个爱哭的人,因为我心理承受能力太弱了。我并不是一个乐观的人,恰恰相反,我是一个很悲观的人。任何事情我都会报以最坏的打算,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我看起来乐观的原因:因为这并没有达到我预期最坏的打算。其实我并不爱笑,相反,正如我上面说的,我很爱哭。高三那场意外的面瘫,我表面上丝毫没有波动,实际上我内心慌的要命,哭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可是最后总会发现,你以为你是最慌的,但是没有人会比父母更慌。你只是担心,父母却是担心和自责。后来我学会了笑,因为这让我看起来很开心,可以让他们安心。

我喜欢看别人笑,因为我觉得生活总得开心点,所以我喜欢逗别人笑,可是逗别人笑真的好难啊。我又不是个讲笑话大王,但是我可以成为一个笑话呀。当个傻子让别人笑话可比讲笑话来的轻松多了呢。总有人和我说:别这么逗,别人会把你当傻子的。然后呢,其实于你于我都没有什么实质的损失。你的人生有我的时间不过一刻,而你说的那些人中能和我相遇的时间不过瞬息。

我其实没有什么在乎的事,我连人为什么活着都不明白,我只知道我怂,当年被我爸妈打的半死手上一张一块钱的纸币,我气愤的要死就是不敢撕,后来实在气不过了终于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一毛的撕的粉碎,撕完我就后悔了,这可是两颗猪油糖。我最气的时候曾经拿着把水果刀想要了结一生,后来看着那锋利的刀刃想想被铅笔刀割到手那疼痛的样子,我感觉这太痛了,于是我气愤的切了个西瓜又放回去了,拿着勺子吃完这西瓜我感觉人生还很美好,有西瓜吃还要求什么呢。

所以我现在想的就是,我都还活着呢,还怕你们说我傻还是不傻?我就算是不傻,那也没什么好处啊,太严肃的人生没有乐趣,我最喜欢的就是找乐子。这样活着我感觉很难受。我就喜欢说着傻话干着傻事,因为我觉得很开心啊。我觉得吧,天大地大,开心最大吧。

其实对我来说,我并不在乎别人喜不喜欢我,不喜欢删了好友不再相见也没啥大不了的,对我来说吧,没几个人是重要的,当然有几个是绝对不能删我滴,删我我去你家一哭二闹三上吊,就问你怕不怕。其实,生命看淡一点,没什么会是约束,当然,我觉得还是要有道德约束的,除此之外,什么都是可有可无的。有就多个开心事,没有就拉倒呗。

我要求很低,你要是在学校忍受住我的傻逼气质还能把我当朋友,那我就能当你一辈子的傻逼朋友。我至今还没摸索出活着的意义,我最希望的就是我爸妈能别急着想找儿媳妇,那是坑别人啊,妥妥的坑的不要不要的啊。不知道父母都是怎么想的,我觉得吧,我一个人努努力,奋斗奋斗,让你们衣食无忧的安度晚年那是绝对没问题的。等到你们走了,我差不多也没什么担忧。再随便悠哉悠哉逛完这一辈子就差不多了。

我曾经也和别人探讨过活着是为了啥,然后我肯定是被骂吃多了想太多的。不过想想的确是吃多了想太多,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我是这样,因为:
让父母衣食无忧开心的度过一生,学好技术赚钱,装逼,过得开心。这就是支撑我活着的理由。你想一想,在你们眼里是不是傻子,对我来说有半毛钱关系吗,但我觉得吧,没有我这个傻子,你们一点乐子都没有,太无趣了,感觉这还满足了我装逼的目标。你看,你乐呵了,我乐呵了,剩下的都不是事。

我最擅长的就是当个傻子,不好意思,因为我就是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