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里的困惑

搬运自 2019年1月17日 QQ空间的说说,主题:象牙塔里的困惑

即使一向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我都无法想象世间竟然有如此之恶。

曾经的我是无法接受悲剧的,我认为一切的悲剧都是不好的,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正如我很不喜欢至尊宝最终提着跟棍子走向西天,我很讨厌李逍遥终于拯救了苍生却永远失去了灵儿。我认为人间最大的痛苦就是死亡,因为每次我想过死亡的时候都会想起自己受伤的时候,很痛很痛,我很害怕。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见证过校园暴力,我很同情他们但是我内心更多的是害怕。我也曾经被人无缘无故暴揍一顿却不敢还手,因为我害怕被再次欺负,因为他们有着社会背景。我一度的思考着人为什么而活,我发现我思考不出理由。但是我思考出了一点,那就是人终究要死,死亡的痛苦终究会降临。唯一的区别,那就是时间的早晚罢了。我知道活着有快乐的事情发生,但大部分的时间是不快乐的。

在校园暴力中,我看到的是施暴着的霸道和无理。而对我施暴的人只不过是开除学籍,这让我看到世界本身就不公,恶者并非会被惩戒。既然并不能指望世界能帮你惩恶,那就让自己为自己讨回公道。

从那天起,我开始研究法律,研究正当防卫。但我发现并没有任何一个还击暴力杀人的属于过正当防卫。于是我杜绝了被欺负杀人的想法。我开始研究起了刀砍在人哪个部位不会致死但却能让人生不如死不至于重伤。我会关注周围哪里有商店卖刀具,以便我能再第一时间回去复仇。我曾经想过买把刀揣兜随时应对暴力的发生,但最终因为刀太长放不下而夭折。

我对待暴力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我可以受伤,再重的伤我都无所谓。但只要我有行动能力,对不起,抄起凳子我反手就是一板凳。我可能伤的比你重,无所谓,你也得进医院。如果还有下次,那抱歉,你身上如果没有刀痕那就说明我死了。

曾经我很胆小,我怕死,所以我害怕暴力,我甚至不敢反抗。现在我却开始质疑生命的意义,你要玩命,我奉陪到底。

我并非一个好人,人性本恶,我也不例外,我一向不同意以暴制暴。但是,我很小气,我的心告诉我,他不进医院,我会被气到进医院。

还有,我真的很小气,是非常的小气。我从小学开始就从来不舍的花一分钱,我重来都不买零食,别人给我5毛钱我也要存起来。但是我却是个经常掉钱的人,我好不容易攒下几十块却总是被我一次掉光,但我依然不舍得用钱。现在,虽然我对钱并不再小气,但并非是我的小气消失了,只不过是转移了而已。我能因为你们一句话生气好久好久。就像我刚刚公司年会回来,我的一个室友感冒没去,我回来的时候开门问他现在怎么样。结果迎来的只有一句气势汹汹的:给我关门!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难道是因为开门放走了暖气?我知道他可能只是心情不好没控制情绪,但我能一整晚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是因为我昨天忘了关灯吗?还是我前天洗衣机没拔插头?虽然我知道他只是心情不好,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往上冒,控制不住想是不是因为他早就讨厌了我,我哪里做错了。

虽然我第二天依旧和他们插科打诨,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但我心里做不到一切都没发生过。我讨厌和没有共同语言的人一起住,我甚至讨厌他们,但是我却无法做到流于表面,因为这只是我的问题,和他们并无关系。我觉得我唯一好的一点就是:即使我面对的是我最讨厌的人,他的行为和习惯让我很不舒服,我依然能跟他谈笑风生就像朋友一样。虽然我知道,我讨厌与他共处。

虚伪,对,这个叫做虚伪。以前我讨厌独处,因为这让我孤独感爆棚,我会觉得自己就像没有朋友一样,我会觉得我身边的人都很讨厌我。我以前会沉迷游戏,但是其实我讨厌玩游戏,每天重复的内容让人想吐,但是我依然每日副本为了变得更强。我玩天龙八部最喜欢挂着机带小号,然后和他们一聊就是就是半天,听着他们叫我大佬真的开心死了。然而总要花半天在厌烦的副本之中,不然就没法变得更强。所以我玩游戏没有真正的开心。

可是,现在终于有点不一样了,我喜欢上了学习。我能看一整天的书写写草稿快速的度过一天,感觉时间过得无比的充实。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每天早上起来都去南大咖啡馆占个座,然后一整天抱着我的书看。可是,我们公司的老大总和我说:不要总看书,你看完了也不一定能搞懂,我们是工程师,主要以做出东西来为主,你看了一堆做不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理念有很大的差别,我一直坚持的是要先懂得一个东西,明白他的原理作用才能在使用的过程中避免踩坑,才知道怎样优化。我们的确是工程师,唯有项目才能更快的发展,但是公司并没有让我能发展的项目,我不看书能干嘛呢。

可能并非理念不同,公司只是以为我在看工作用的东西,但是工作进度并不快甚至还有一堆不懂的让他误以为我看东西只看表面。但实际上我除了在工作的时候做前端就没有再花任何时间了。一下班我看的是算法和Java以及JVM。

公司总和我说,你只会Java是不行的,肯定要会其他东西才行。是呀,我知道呀,不然我为什么看算法学http呢。但是,主次之分不能乱啊,我前端知识停留在只知道几十个标签var上面,你直接让我去新做一个系统还是封装了iview,iview封装了Vue,依赖于npm和node。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崩溃的。我不是不想做,但这不是我的方向,你可以让我做着Java顺便做做前端。至少我可以花其他时间学习前端,了解框架架构,至少敢动他核心源码的时候再做也不迟啊。

可是,我却从一个你们口中”基础很好,Java掌握不错”的后台开发工程师直接抛弃了Java,直接起手一个系统搞起来,我真的烦了。你一直以为我是浮躁,学习没有掌握方法,并且教育我。我也乐于你这样想,至少我能够在下班看我的书有理由不会有任何负担了。我不反对做前台,但我反对我什么都还没学习就直接甩给我做前端。我不喜欢不能掌控自己写的东西的感觉,可是我想要掌控核心源码我得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做一个API调用者的码农我很没有成就感。

我很想跑路,我也后悔第一次跑路态度没有太坚决导致找不到理由跑路了。现在一个系统开发一半我跑路我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只希望能早点做完基础功早日撒手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