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省

搬运自 2018年7月14日 QQ空间的说说,主题:自省

我大一时的连长曾送过我一句话: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我觉得这句话很挺精髓的,蝴蝶翩翩舞,若是你未盛开,奢求它的驻留不过镜中花水中月,所有的期望和希望都是靠自己努力绽放赢取的。

初中从一个浑噩之人转变成一个正常的人,却不经意的摘取了自负的果实。对自己还行的接收能力感到自负,对自己从倒数第一变成年级上游的自负,对别人的夸赞更是无脑的自负。从何起,我已经习惯的以超集中力于课堂之上,以超慵懒的姿态于课外,享受着别人对自己不学习却也学的好的赞扬。以至于高中松懈于课堂之上却也改不了自己课外慵懒的姿态,造成学习的溃败。

不可否认,即使想要有所改变,却也能在不经意间表现得过于自负,我已沉浸于别人的赞扬之中难以自拔。然而,从没有真正的自负,不过都是自己见识浅薄接触少的结果。当眼界真实开阔起来,你早已和别人相隔鸿沟。那时自负之人便能发现,那并非所谓的自负,不过深藏于内心的自卑。因为渴求赞扬,渴求认同,渴求虚荣所造成的自卑而已。

在前两个月,我第一次喝醉因情绪激动发起酒疯,事后我室友跟我说,原来你很自卑呀。那时我才明白,所谓自负不过自己骗自己,自我麻痹而已。一切的逗比举动只不过是和想引起别人注意的孩子一般,活跃于外是我的天性,逗比举动只是我的自卑在作祟。我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我也并没有什么值得自己夸赞的地方。我只能尽量像个小丑一般让你们看着那一场场猴戏,我知道你们的笑只是嘲笑,我知道你们像看个傻子一般看着我。

可是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们以为的是我想吸引你们的注意,想让你们以为我是个有趣的人,你们不曾一次次的告诉我其实我像个傻子。 我也很高兴,有人能直接告诉我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我从不在意那些,至少,于你们我从不在意。我想要的,不过是满足我内心卑微的自负,让自己能够得到一丝丝的虚荣,仅此而已,何等的卑微,但是却因为那卑微陷入深深地泥沼中。于我所在意的人之中,我不傻且闹,我是最真实的我,没有包袱,没有面具,那是我开心的时光。 有人说我矫情,的确,我不否认,于我,朋友是心灵中的一方净土,这也是为什么,我对友情看得这么重。即使,我并非你最好的朋友,但是,谁在意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那不就得了。我不知道我开始想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我只知道此刻想艾特三个人,于我最初的友谊。不,我哪有最初的友谊,我最初的友谊早已被我的自负所抛弃了。不复存在的,是那时脑中勾画着的未来,是那时没有杂质没有包袱,在感情的最纯洁的心灵。这是一道疤,刻在心里,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告诫。